Wednesday, January 11, 2012

我是一棵樹




我是一棵樹
我是一棵盛夏長滿綠葉的樹
枝繁葉茂,生命旺盛
披著一件屬靈的外衣
在夏風中搖擺
在夏風中招搖
外表好看
外表屬靈
沾沾自喜
但誰也看不透樹葉深處的蛆蟲
這缺陷只有我暗自知道
更有那位潔淨聖殿的主知道

秋天來了,樹葉枯黃
我醜陋的樣子漸漸外露
我恐慌
秋風是主,秋風是主潔淨聖殿的鞭子
他抽打著我,無情地將枯枝敗葉
抽打得如雪花般紛飛,飄飄灑灑,隨風而逝
我疼痛,拼命地抓緊離我而去的那最後一片枯黃
我痛苦,我一次一次地乞求哀憐
主啊,不要再抽打我
給我留一點
給我留一點
哪怕是那麼一點點
這是我炫耀的樹葉
這是我華麗的裝飾
這是我美麗的外衣
這是我遮羞的紗布
這是我在聖殿裡作生意唯一的一點點本錢

主說﹕把這些東西拿去
不要將我父的殿當作買賣的地方
我為我父的殿心裡焦急,如同火燒
不要將我父的殿當作賊窩
主的鞭子一次次無情地抽打,不留一點情面
我盡力地遮蓋
我盡力地躲藏
我盡力地詭辯
盡力地以謊言包謊言
我一次次地呼求,主啊,求你手下留情
但主的鞭子
除去我一切人的東西
把我剝奪得乾乾淨淨
使我赤身露體
一無所有
別了,我身上所有的樹葉
我沒有剩下可憐的一片
以前在我豐盛的樹葉裡
盡力隱藏著的
枯枝的腐爛
蟲蛀的敗壞
醜陋的疤痕
在瑟瑟的秋風裡盡都暴露無遺

我赤裸裸地暴露在秋風裡
在肅殺的秋風面前
我無顏面對我自己
我接受著秋風的審判

我安靜下來
我不再為自己辯屈
我不再掙扎
我徹底放棄
我放棄了為自己的罪辯護的最後一點努力
在冬天來臨時
我心徹底地死去
我遍體傷痕,樹汁如淚水般流淌
我羞愧,為自己的貧窮、瞎眼、赤身而羞愧
更為自己的罪羞愧
主啊,我錯了
我知道我偷竊了你的榮耀
沒有歸榮耀給你
我羞愧難當
我深深地垂下了我高昂的頭

寒風過後,主是冬天溫柔的雪
主飄落在我遍體傷痕的枝幹上
冬雪的小手呵護著我的傷口
冬雪像主的義袍覆庇在我的身上
我的罪雖像朱紅,必變成雪白
我的罪雖紅如丹顏,必白如羊毛
主的護理是那樣的寧靜,是那樣的安詳
讓我感受到冬雪陽光下的詩情畫意
在主的愛裡,我心靈復蘇
在主的愛裡,我淚水漣漣
在主的愛裡,我傾心吐意
主啊,我要對你說
我要向你買火煉的金子

我被主包裹著,像嬰兒睡在母親的懷裡
我枝幹裡面的生命在主的懷裡慢慢孕育
主的愛如江河流淌我心
主的愛滋潤我心
我的根向下紮
我的幹向上長
我不要華麗的外表,我只要內在的生命
一年比一年豐盛的葉子
不是我人生追求的終極
那強有力的根和茁壯的幹
才是我嚮往的生命

我雖身在寒冬
但藏在樹根和樹幹裡的生命
是我來年產生綠色的動力
經過寒暑,經過冬夏
經過一次又一次
嚴寒的洗禮
大風的催逼
我會慢慢地長大
我會在主的懷中慢慢地長大
雖然,在我裡面還有罪的痕跡
但求主的洗淨

我盼望著有一天
我能長大
成為高大佳美的香柏樹
能夠為你所用
成為耶和華聖殿中的棟樑

主說﹕
我修剪你,如同修剪葡萄樹
我陶造你,如同窯匠陶造瓦器
我要用我的血洗淨你的身軀
豈不知你的身體是聖靈的殿嗎?
我撕裂你,也必醫治
我打傷你,也必纏裹
這殿要全然聖潔
這殿要全然歸我
我的殿必稱為萬國禱告的殿

我是一棵樹
我是一棵盛夏長滿綠葉的樹
我願栽在恩典旁
按時候結果子
葉子也不枯乾
我願有豐盛的生命
更願那豐盛的生命下
隱藏著的是健康的身、心、靈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