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December 31, 2012

選擇新的開始

方華

歲去年來,又是回顧前瞻的時候。雖然,年月的劃分純粹是人為的,時間只是隨著地球自轉日以繼夜流逝而已;但年月既已劃分,也自有它的意義,有前人的智慧。每逢年份交替,就是一個時間的段落,提醒人要檢點舊帳,重新出發。

人生所有的成就,都與堅毅有不可分割的關係。堅定地向著一個方向,長時間的努力以赴,才可能做出一點點成績。有人說,一個人的時間用在甚麼地方是看得見的,大概就是這個道理。女人時常抱怨家庭主婦的工作沒多大意義︰天天打掃,灰塵去了又來;不停添置家中各種用品、雜物,轉眼又都消耗;餐餐烹煮的菜跟肉,隨著洗和煮轉眼成空。都不知自己成就了甚麼?如果家人能說,家是他們樂於回去的地方,就是她堅毅所得的成果。安樂窩不靠硬件,靠的是軟件,她就是那使一切看來正常的動力,我想,家庭主婦馬上會看到了自己的成績。

不過堅毅不是固執己見,盲目硬闖。神學家威廉.巴克萊說︰「許多人都存在一個大缺點,那就是在人生的道路上不肯回轉。」有人健行走錯了路不肯回轉,硬說地球是圓的,只要向前一直走,總會回到起點。那不過是嘴硬,誰都知道實際上不可行。人生路上走錯了路多的是,有人肯回轉;有人因賭氣、面子、怨恨、頑固不肯回頭。可惜的是人生苦短,「再回頭已是百年身」,又或者糊塗之間便到了終點,悔恨、遺憾都完全沒有意義。

人生真是經不起浪啊!聖經很清楚告誡世人,人生最重要的一個行動,就是回轉。此生的平安喜樂、將來的盼望,都在於人有沒有回轉歸向上帝。

除了這個至為關鍵的回轉之外,人生還有各種時刻、處境,需要我們回轉。比如說,一個工作狂要明白人生重點是做人而不是做事,他要回轉,不可把家人、朋友當成理所當然隨時在身邊候命的人,而是要投放時間、心意,栽種關係;過著不健康生活方式的人要回轉到另一種更合式的生活方式;追趕名利的人要轉向真正有意義的價值觀等等。

而新年則提醒我們,需要從過去轉向未來。

耶穌基督的跟隨者的特點是︰永遠向前看。過去的錯誤、過失以至罪愆,不應攔阻我們前進。我們不是逃避、掩飾,假裝過犯並不存在;而是積極真心懊悔,並從錯過中回轉。既已知錯,就不可軟癱在過犯或悔疚的泥沼中;而是要起而回轉,重新出發。這種人生態度對所有人都合適。

一年過去,回望檢討,或大或小總有不是之處,這正好為我們標誌著︰選擇重新出發,選擇回轉。



全新的你




原載《中信》月刊第609期(中國信徒佈道會)2013年1月

Friday, December 28, 2012

主耶穌,袮真會聽我的禱告嗎?

劉帆

在我心裡,有一個困惑:我信主已經很久了,而且每天都禱告,只是許多時候好像得不到回應。於是,我就自己思考,分析。有時,因無法忍受等待,就自己行動起來。你是否也像我有一樣的困惑呢?你是否常常問:「主耶穌,袮真會聽我禱告嗎?」

在世界中失落

我有兩個兒子,他們都患上輕、重不等的自閉症。作為母親,我心中最大的盼望是孩子能完全得醫治。我曾在電腦中搜尋治療自閉症的妙方,也曾聽取各樣專家的建議,嘗試各種理療。我逼孩子服藥,將音樂塞入他們的耳朵作為「音樂治療」,或逼著孩子玩單桿,據說這些是「物理治療」,甚至還讓江湖騙子用氣功來「打通」孩子的經脈,因我太渴望有任何一絲「治療」的果效。

其實,我明明知道醫學界對自閉症仍沒有治癒的方法,只是想死馬當活馬醫,甚麼方法都想試一試。有一次,我帶孩子去看一名在舊金山頗有名氣的自閉症專科醫生;但我發現,她看病開藥時一直翻看醫書,好像她也不過是照本宣科。回家後,我在醫書上查看她所開的藥,發現這些藥都是用作控制精神病患者的情緒。當孩子服完藥以後,雖然停止吵鬧,但反應遲鈍,行動緩慢,好像生了一場大病,而且體重直線上升……。

有一次,我問醫生:「妳能告訴我,這些藥到底能在孩子身上起甚麼作用嗎?」她搖搖頭:「吃吃試試看吧!」我漸漸發現,大部分所謂「專家」開藥的目的,只是為了讓孩子安靜一點,因為世上對自閉症根本無治療方法!我發現,人的聰明才智在許多方面都非常有限。

禱告是一條漫長的路

我想,也許在這個世上有某種方法對自閉兒有絲微的幫助,但傾注一生的精力,只為讓孩子成為試驗品,值得嗎?當我在世上找不到出路時,就開始轉向神,我不僅回到闊別多年的教會,也每天開始堅持禱告,求主讓醫治臨到孩子身上。但每次我只禱告了五分鐘,就沒詞了。重覆多年的陳詞濫調以後,我感到十分疲累,而孩子的情況卻越來越糟。我問:「主耶穌,袮到底有沒有在聽我禱告呢?」

於是我開始尋求更多的禱告方法。有人介紹我帶孩子去醫治特會;可是,孩子在特會中並沒有得醫治,我卻在聚會中被聖靈充滿。這簡直有一點「有心栽花花不開,無心插柳柳成蔭」。從特會回到家,我因被聖靈澆灌而全身發燙,我感到十分困惑:「主耶穌,這是為甚麼?難道袮不聽我禱告嗎?我需要孩子得醫治!」

還有人介紹我去求助有醫治趕鬼恩賜的牧師,於是我帶著孩子每週多次去找那位牧師禱告,堅持了半年多,孩子仍沒被醫治。我問:「主耶穌,袮到底聽懂了我的禱告嗎?」

最後,我有一點忍耐不住這種無止境的等待,就想好好研究一下:怎樣的禱告才會蒙神垂聽。我翻閱各種禱告的書籍,去上許多禱告的課程,幾乎每天都堅持不懈地照著書上的教導去禱告,但孩子仍沒有好轉的跡象。我困惑茫然,也開始思索:我到底哪裡沒有做對呢?是不是禱告並不在乎我說了甚麼話呢?為甚麼有人的禱告簡短卻帶著神的大能;而我的禱告冗長卻毫無果效呢?禱告是不是在乎權能,在乎代禱者的生命呢?我擁有一個成熟代禱者的生命嗎?我的禱告能釋放醫治的權能嗎?

探索多年,似乎發現一點奧秘:

禱告探索一:先求神的國

一天,神藉聖經開啟我:「你們要先求祂的國和祂的義,這些東西都要加給你們了。」(太六33)我感覺神好像不希望我全心專注在我所求的事情上,祂在乎我這個人更勝過對我孩子的醫治。我想,如果我的眼光只在孩子的問題上,卻沒有追求神的國,可能我將甚麼都得不到。那麼,神的國是甚麼呢?是指在教會中的事奉嗎?還是指參加教會的主日或活動?

一節經文回答了我這問題:「神的國不在乎吃喝,只在乎公義、和平,並聖靈中的喜樂。」(羅十四17)這段經文似乎在對我說,無論我處於何等艱難的環境,在主裡,我都可以有平安和滿足的喜樂。我開始嚮往這樣的生命,也開始追求神,每日每夜,持續不斷操練靈命。這個過程就像是一種無聲的禱告。

禱告探索二:寂靜中的等候

每天清晨,我起來第一件事就是安靜親近神。剛開始,我只是想尋找一種特殊的感覺,想找個可傾訴的地方,因為我心裡很苦悶。現在我才知道,那種操練是一種心靈深處的禱告。

不過那時我很注重感覺。所以在我安靜親近神的過程中沒甚麼感覺,就以為神離棄我,或是我甚麼地方做得不夠好。有一天早晨,我一直感受不到神的同在,於是很傷心自責。突然,我感受到一個溫暖的擁抱,那是一種十分熟悉的甜美。我聽到神在我心裡說:「It's ok.我一直就在這裡!」

我那時才開始明白:原來,不論我是否感覺得到神的同在,主耶穌一直都在我身旁,一直都在聽我的禱告。於是,我開始放下追求感覺,只憑信心,相信耶穌就在我身旁聽我的呼求和工作。幾年以後,我發現自己的生命開始有很大的轉變,我的內心出現極深的平安和喜樂,也漸漸感受不到過去的焦慮。

我想,安靜親近神是另一種無聲的禱告,這種禱告不是用話語,而是用心靈。神是個靈,我們不僅應該用聲音禱告,更要用心靈與祂相交。

禱告探索三:常常感恩讚美

還有,每天清晨我開車上班時,一邊踩油門,一邊跟著音響大聲唱讚美的歌。我覺得讚美就如清晨中的一股清新的柔風,能掃去我的困倦,我的心在讚美的歌聲中甦醒,並隨節奏歡快起舞;讚美不僅可以將我屬地的眼光轉移到神的身上,而且會變成我的生活習慣。當我一遇到困難,就讚美主,它不僅幫助我改變糟糕的心情,還進而改變了我糟糕的環境。

我想,這大概是因為當一個人在艱難的環境中有對的反應,神就會挪掉他艱難的環境吧!許多時候,我們的環境沒有改變,並不一定是神沒有垂聽禱告;而是我們沒有做意志選擇,用讚美帶自己走出那個環境。其實,耶穌一直都在聽我們的禱告,只是祂在等我們有對的反應。

神在祂的時候成就祂的應許

從我個人的經歷中,我漸漸感覺到:神在孩子醫治的問題上似乎等待著甚麼,祂好像在等我屬靈的生命往前邁進。當我前進一步,孩子的情況就往好的方向邁進一步。現在,我的大兒子已經上大學,可以完全獨立生活,也開始有同齡的朋友;二兒子高中也快畢業,他非常專注於陶瓷藝術創作。我想,醫治對神來說是輕而易舉的事,但如果我的孩子馬上得了醫治,我會因此更愛神嗎?還是因問題得到解決而離開了神呢?

我看到很多人因從神得到了所求的東西,就從此忙世界的事。我甚至覺得,大概神太愛惜我,就定意不讓我的禱告馬上成就,而是藉著環境不斷磨練我,讓我在每日的祈求中與祂親近。我想,終將有一日,當我的生命緊緊與祂連接,甚麼樣的環境都不能將我與祂分離,即使在死蔭的幽谷,即使祂不用厚恩待我,我都會緊緊跟隨祂。我想,那時就是孩子得醫治的日子吧!

另外,禱告不蒙垂聽還有一個原因,就是因我們的生命不夠成熟,我們的禱告不在神的心意裡。曾經有人把他青少年的孩子帶到我面前,讓我為他禱告:「他常常跟我頂嘴,不願意學鋼琴,也不願意上數學補習班……,他太不聽話了!請妳為他禱告,讓他順服父母。」你覺得,神會垂聽這樣的禱告嗎?你不覺得,是這位父母更需要被禱告嗎?

我想,世上一切事物都有定時,生有時,死有時,禱告得垂聽也有時。至於甚麼樣的禱告蒙垂聽?對我們人來說,這實在是一個奧秘。我感覺,禱告似乎與信心相連,也好像與禱告者的生命有著密不可分的聯繫。當一個人在信心中禱告,他就在做一件討神喜悅的事情,就會帶著神的能力;當一個人的生命成熟,他就更能明白神的旨意,他的禱告就能觸動神的心。那麼,先求神的國,並持續花時間與神建立親密關係,就應該是最穩當的禱告方式了!

總之,最有效的禱告,不是選擇高深、優美的詞彙,而是發自內心深處的讚美;最有效的敬拜,不是主日時盡情地唱歌跳舞,而是每日在寂靜中耐心等候;最有效的追求,不是追逐一種感覺、一個外面的彰顯,而是得著內心中對神真正的敬畏與順服。屬靈的事不同於物質世界,它不在乎外面,而在於內心深處的蛻變。

朋友,禱告實在不是你所想像的那樣,它並非是藉著我們的言辭來改變神的心意;而是藉著我們的禱告,讓我們的心與神相交。



祷告良辰





原載《傳》雙月刊第146期(中國信徒佈道會)2013年1-2月



Tuesday, December 25, 2012

因病得真福

馬蘇惠琴

一九二八年,我出生在中國一個落後的村落裡,家人迷信佛道,祖母長期食齋。母親是舊禮教的人,不肯給我讀書,理由是識字就苦命。直到我懂事,曉得要讀書識字,母親才在我苦求之下,讓我八歲那年去讀了兩年書;也在那年,我有機會跟一位神學生姑娘同住了一段時間,她教我讀經祈禱,認識耶穌,我就在八歲信主,十二歲受洗。長大後,我曾只顧追求世界的福樂,殊不知神仍在暗中看顧。深感自己是個蒙恩的罪人,一生恩典數算不盡。

我十六歲結婚,育有六名子女,二十歲來香港居住,當年生活十分艱苦,丈夫和我日夜勞碌,忙於生計,做過不同的工作,後來生活漸漸改善,以為是自己辛勞得來的,完全沒有感謝之心。光陰飛逝,轉眼間兒女長大成人,各有事業,自己已年屆六十歲。人生六十不算老,加以老伴還健在,子女又各自成家立室,眼見兒孫滿堂,承歡膝下,覺得人生福樂不過如此,心中暗暗自喜!

當時的我,心裡充滿驕傲,以為是自己很能幹,建立起美滿家庭。我更因貪愛世界,自結婚後便把神淡忘,沒有再到教會,我的行為也影響到家人,兒女們雖已信主,也不願去教會。回想起來,真是大錯特錯!

一九九○年我生病了。病發初時是微微感到頭暈,心中不以為然,怎料頭暈的次數愈見頻密,兩三日就發作,有時甚至頭暈得無法站立,需要臥床休息。一年之間,我先後看了四位醫生,但各有說法,不盡相同,有說我老人病患、有說我是耳水不平衡… …總之,沒有一位能診斷出我患了甚麼病。久而久之,我不想再看醫生,心想人老了是這樣,時暈時好,不用理會。

過了一段時間,二媳婦跟二兒子說:「奶奶是真的有病,你一定要替她找一個專科醫生幫她好好診治。」兒子便堅持要我去看醫生,把病治好。那個時候,我心想兒媳這樣孝順,不去看醫生好像很不領情,便順著兒子去看一位姓余的專科醫生。余醫生了解了我頭暈的情形後,便安排我到養和醫院做腦掃描,報告顯示是腦退化。醫生給我開藥,要求我一星期覆診一次,說只要食三個月藥就會好了。聽了醫生的話,我也很放心。誰知過了三個星期,病情不單沒好轉,情況還比以前更壞,全身沒有一點氣力,起居生活也無法自理。

余醫生把我轉介給另一位姓胡的專科醫生,她十分細心,詳細查問我病情後,告訴我兒子說:「你媽媽得的是柏金遜病。」兒子問:「醫生,這病能痊瘉嗎?」醫生說:「別讓病情惡化下去就已經很不錯了!」怎麼可能!在我聽來,這不就代表柏金遜病是不會痊癒的,是個絕症!

此後要長期看醫生吃藥,我感覺有如被判了死刑,很是傷心絕望。我在想:得了這病,如果很快便死去也罷,卻又不知何時會死,還病多久,成了家人的負擔,這就是大問題。那時我已經病得全身乏力,身體每個部分都開始退化了,連坐也不能坐太久,要躺在床上,出入要人攙扶。

我反覆思想,這病是人無法醫,只有主耶穌,祂是全能神,祂是救贖主。祂能救我,祂能醫治我。現在只有神才能醫治我!我抓緊神的救贖和神的應許,知道這病一定要依靠主耶穌的能力才得醫治。在我認定神的拯救大能時,我也開始醒悟到,自己過往是如何忘恩負義,神賜給我的一切恩典,我早忘記了。我很懊悔,向神認罪,求神赦免我,開恩可憐我!又想起要讀聖經,卻由於視力退化,看聖經時,那些文字好像蚯蚓走路,左搖右擺,只看了兩三行便覺不行了。

神憐憫我,使我想起舊約聖經中,神垂聽希西家王的祈禱,醫治了他的病,多給他十五年壽命(參列王紀下二十1至6)我相信神也會聽我的禱告,也會醫治我!當時,我就是跪著祈禱也沒有力氣,於是,我索性學效希西家王躺在床上,認罪痛哭,求神醫治我,救贖我。「主啊,救我的命免了死亡,救我的眼免了流淚,救我的腳免了跌倒。我要在耶和華面前行活人之路。」(詩篇一一六8至9)神是憐憫人的,祂施恩讓我想起《主啊,你救我命!》這首詩歌,我就不斷吟唱,向神呼求,將所記得的歌詞,日唱夜唱,尋求神的赦罪與救贖。

從那時起,聖靈開始在我裡面指示我,使我曉得數算主恩,我要感謝讚美祂。回想一九九三年時,我還要躺在床上,而那時(一九九五年)我可以稍為起床坐一會兒。我默默在心中計算時間,看能坐多久,待能坐三個半小時,我便乘坐計程車到教會敬拜神。我立志要服侍神,完全順服在神面前,倚靠信實的主過平安喜樂的日子,好見證神的慈愛。自從一九九五年直到如今,我的病真的完全康復了,我的主診醫生可以作證,連他也不能不承認這是一項神蹟!

此後,我每日讀經和禱告,至今已把新舊約聖經讀了十二遍。我的文化水平低,甚麼都不懂,心想能為主作甚麼呢?就簡單地派派單張吧!於是我走到街上派福音單張,有時到港鐵站口、有時在醫院門前,或是在學校門外,對那些上下班的途人、排隊候診的病人、或是等候接送學生的家長們說:「先生、小姐,請你們也要信耶穌啦!」

感謝神,病癒後我參加教會的長者團契,後來神讓我能在當中服侍,擔任團長至今十多年。我又和幾位主內要好的姊妹一起每逢週一早上為教會守望禱告,風雨不改,從不停止。更奇妙的,神竟恢復我的視力,我今雖八十多歲,仍能仗賴神賜的恩賜,學曉穿珠手藝,做些水晶飾物如:十字架、心型匙扣、天使等,我把所學的奉獻給神,把水晶送給別人時,就去見證神在我身上的醫治,並祂對人的愛和救贖的恩。看到別人收到禮物時的喜樂,我心充滿感恩!現在,主要如何使用我,我都願意接受,我情願把人生餘下的光陰多作主工。

我還有要感謝神,祂不計算我的虧欠,仍然賜福予我的兒女和媳婦孫兒。我自悔改後,對他們選擇伴侶的要求,就是必須信主。記得大兒子告訴我要結婚時,他的女朋友還未信主,我要求她要歸信耶穌後才跟大兒子結婚,她爽快地答應了,但婚後卻告訴我,她媽媽已把她過契給觀音菩薩,不能到教會,女兒勸我不要硬來,我也順服聖靈的提醒,一切交託主手,恆常為她禱告三十年之久。感謝主,天父親自作工,今年復活節,大媳婦終於悔改受洗。現在大兒子在國內工作,有兒有女,生活幸福美滿。大女兒嫁了給一位牧師,現在美國居住,夫婦同心事奉神。 願主使用我的見證,把榮耀歸給父神!




全能上帝是我的主我的神





www.ccfellow.org  2012-12-25 Cloud of Witnesses Every Week

Saturday, December 22, 2012

話別天堂口

李順長

「長亭外,古道邊,芳草碧連天。晚風拂柳,笛聲殘,夕陽山外山。天之涯,地之角,知交半零落。一瓢薄酒,盡餘歡,今宵別夢寒。」

好一首優美的送別詩。送君千里,終須一別,此刻駐足在古道荒野旁的小亭。遙望即將西下的夕陽,晚風吹送著我所能為你吹奏的最後一首笛歌,大碗喝下餞別的酒,把友情銘刻在記憶的最深處。

揮別小學49位同窗,還算不難。我們唱了驪歌,領了獎,拿了證書,瀟灑地步出關廟國小的大門,不曾經歷多少傷感。12歲的小男孩,哪懂得多少離愁的滋味。

向杜鵑花城的椰林大道說聲再見,稍微難些。四年的大學生涯,醉月湖畔的腳印,新生活動中心的撞球場,土木系館裏土壤力學實驗用的烘乾機,淡淡三月天裏的杜鵑花豔開,還有半夜鐘聲。穿上學士袍,繞校一周,傷感輕襲心頭。回頭向校門口的石墩行個禮,一轉身就邁向軍隊徵召令。也沒多少時間去品嘗離情。

離情依依

30歲時從外地趕回故鄉,告別91歲壽終正寢的老祖父,望著靈柩,想起他的音容,不禁悲從中來,嚎啕大哭了一場。小學到高中畢業,夜夜我睡臥在祖父身旁,如今那熟悉的鼾聲成為歷史;缺乏零錢時向他撒嬌討個五毛的特權,已消失在時光隧道裏。憶起他慈祥的皺紋和掌上的厚繭,淚水就不聽使喚。

52歲,鬢髮開始泛白的我,要送別女兒赴墨西哥作宣教士,心中所感受到的割捨最是深刻。把她奉獻給神,比我25歲時奉獻自己作全時間傳道更難。一個廿出頭剛大學畢業的青嫩女子,憑著愛主的單純,要前往他鄉異國,學習另一種語言,服事另一種民族。一想到那裏的公共衛生落後,萬一感染了B型肝炎怎麼辦?天候水土如果瞅準了這個外來客肆虐,五千英哩外的老爸又能奈何?妳真的要去墨西哥作宣教士嗎?父親的胸間所懷的不是疑問,而是難以割捨的關切。送別女兒有這麼難。

天堂的門口,天父即將送別愛子耶穌基督。

「你真的要走了嗎?」父神的心坎所懷的不是問號,而是揮別獨生愛子的離愁。從永恒到歷史的紀元起點,父子從未經歷過的別離,現在為了十架救恩的神聖計劃,必須默默承受。

釘痕的手

父親緊握愛子的手,在天堂的門口千萬叮嚀:
「你的手將會被木匠的刨刀銼傷而流血;
你的手將因觸摸麻瘋病人凸曲的肌膚而有被感染的可能;
你的手將以王者的尊貴洗去凡人腳底的塵埃;
你的手將會接觸到B型肝炎的病毒;
你的手將被羅馬的鐵釘釘牢在十字架上,你肯嗎?」

耶穌基督輕舉雙手,凝視著手心。祂手上的皺折裏,浮現著祂雙手所懸掛的億萬星宿與銀河。如今這雙手將去實踐一項比創造宇宙更神聖的使命,赴歷史的時空走一遭,換回手心的兩個釘痕。

「是的,這雙手將會受咒詛,以致人類可蒙祝福。」

受譏的耳

望著獨生愛子的使命感,父神感到自豪。但想到罪惡所扭曲的世界,所將橫加在兒子身上的烙痕,父神的心劃過幾許酸楚:

「你習慣了萬千天使的歌頌,如今,你的耳將會承受瘋狂群眾的叫囂:釘他十字架!
你的耳將會親聞殘酷的嘲笑:猶太人的王,救救自己啊!
你的耳將會聽見彼得的否認:我不認得這個人!
你的耳將會響起祭司的爪牙戲弄:先知啊,說說看打你的是誰?
你的耳將會奏響彼拉多的風涼話:真理值幾毛錢?你肯嗎?」

耶穌基督回眸安慰父神的憂戚:「想像一下大功告成時,新天新地裏,萬族、萬國、萬方、萬民的禮讚吧!」

哀傷的眼

聽見愛子積極的語調,父神稍微寬了心。只是想起此去受難的悲苦道路,難免激蕩起離情依依,陽關四疊又唱:
「你的眼將因透視到祭司長的嫉妒而酸楚;
你的眼將因目睹馬大弔哭亡弟拉撒路而淚流成河;
你的眼將因親見被鬼所附之人的慘狀而哀淒;
你的眼將因目擊了十字架下,馬利亞絕望的臉而痛苦;
你的眼將因眼見猶大的不肖而哭腫,你肯嗎?」

「我肯!父神。」簡單的四個字,表達了完成救恩的決心,表達了對創造、救贖計畫的忠誠,表達了對人類無限的關愛。這愛是父、子在天、地兩個分割的空間裏,所共用的美妙質素。

破碎的心

父神的左腳跨出了天堂門口,囑咐殷殷:

「你的心將被人類誣告的荊棘所刺透;
你的心將被罪人的愚昧所撕碎;
你的心將被歷史的不義所研磨;
你的心將被罪惡的毒瘤所苦害;
你的心將被褻慢人的忤逆所創傷,你肯嗎?」

耶穌基督抬起頭來,深邃的眼神探進時空之前的永恆,那時父、子、靈共商創造大計,所研擬的藍圖正是愛、自由意志、墮落的可能、道成肉身、寶血的感化力這五大要素。

「我們所策劃的,不正是道成肉身的奧祕嗎?」
那裏有愛,手上的釘痕,成為 榮耀的記號。
那裏有愛,心頭的創傷,化為 美麗的祭物。
那裏有愛,耳中的嘲笑,變成 頌讚的歌聲。
那裏有愛,眼裏的痛楚,化成 尊貴的冕旒。

話別,千古以來,以天堂門口的這次最難,也最美麗。


(本文轉載自《永恆的投影》,1997年,「校園書房」出版。)



平安夜、聖嬰孩主耶穌






轉載自 飛揚雜誌 2012 年 12 月

Monday, December 17, 2012

分擔是很美的福氣

莫惠

帕普太太(Mrs. Papp)是我的鄰居,我五年前搬到這裡,在樓梯間遇到她,我們就認識了。

那時我還沒來得及買洗衣機,兒子因為不適應新環境而經常尿床。我當時每天工作纏身,為洗衣服之事頭大,而且房子還是一片混亂,傢具四散,每天都往成堆的箱子裡面找東西,跟海盜尋寶一般,廚房還不能用,每天在外面吃飯,苦不堪言。

於是,當晚再遇到這位溫和的老太太時,我就試著問:「可否借您家的洗衣機用?我準備付錢。」帕普太太欣然同意,說是舉手之勞,不必付錢。

於是我送了第一批衣物過去,然後告訴她,好了請來叫我,我好去晾衣服。

結果,等她來叫我的時候,已經把衣服晾好了。我接過空籃子,眼睛濕潤。記得主耶穌曾說,如果別人要你陪他走一里路,你就陪他走兩里。七十五歲的老太太,居然拿著我洗了的衣服走到頂樓,並為我晾好了,實在好感動!

因她的盛情難卻,我不敢再麻煩她了,於是很快買到洗衣機,不讓自己有愧疚感了。

禮拜天早上,我們從飯廳看出去,經常看到她在等車,穿得很正式,明顯是去參加每週的主日崇拜。看得出來,她是一個敬畏上帝的人。

二○一○年三月的一個週末,我深夜到頂樓去晾衣服,半夜三更頂樓有個人,彼此都嚇了一跳,原來是帕普太太的女兒在那裡晾衣服。我問:「妳怎麼在這裡?」因為她不是住在我們這裡的。她哽咽著說:「我媽媽不能自己晾衣服了,要我幫忙。」於是,五年前的那一幕浮現在我眼前。我甚為不解,問道:「到底她怎麼了?」

她說:「我媽媽得了肝癌,已經是晚期,醫生說沒救了。」

我的心頓時抽搐,疼得要命。我抱了她一下,說:「主與你們同在。」我看到眼淚從她面頰流下。她說:「幾年前我的女兒過世,後來我的先生也過世,現在居然我的媽媽也要走了!」看到她痛苦無助的樣子,我不知道說甚麼,只好說:「不要懼怕,我們還可以在天上見,現在的苦是至暫至輕的。」

這個時候,我想起一首歌,叫〈耶和華靠近傷心的人〉。我又安慰了她一會兒,然後問她:「我明天可以去看望妳的母親嗎?」

她說:「隨時歡迎。」

於是第二天,我捧著聖經,和家裡剪下來的花去了。他們把我帶進她的臥房,這是我第一次踏進這間房,看到帕普太太安詳地躺在那裡,看不出有病痛的樣子。他們說肝癌不會很痛,只會慢慢衰竭。我不懂,但是我必須相信,就是我面前這位可愛又可敬的老太太時候不多了。我們握了手,我把花放在她的桌上,說:「聽說您生病了,我來看望您。」她看到我,看到花,臉上露出歡喜的神色,藍色的眸子仍然清澈透明,看不出來患有絕症。

然後我說:「我給您唸聖經好嗎?」

她欣然同意,看得出來,她聽得很開心,她的親戚們聽得一個個流下眼淚。的確,上帝的話沒有一句不是帶著能力的。後來我為她禱告,就離開了。她說:「希望妳再來。」

於是我天天去,有一天還帶著兒子去了。她看到我的兒子很欣喜快樂,看得出來她眼裡流露的那種愛與平和的氣質。

我們給她繼續唸聖經,唸啟示錄裡面的新天新地,唸詩篇裡面大衛王的禱告。她十分愉悅。我們也給她唱讚美詩,她非常高興聽到那些熟悉的旋律。真的很高興能夠陪受苦的人走一程。分擔是一種很美的福氣。

三月十五日,我兒子遭遇車禍,給車子撞了出去;但是除了腳上的傷口,沒有斷一根骨頭。每個人都說這是個大神蹟。我們歸榮耀給耶和華上帝,感謝祂憐憫我們這不配的罪人,感謝主賜給我們莫大的恩典。

從醫院回來後,我們又歡歡喜喜地去帕普太太家跟她相聚。這次我讓走路一瘸一拐的兒子帶上笛子。在她床前,我唱〈奇異恩典〉,兒子用笛子伴奏。又是一個安詳喜樂的晚上,我們互相道別,讚美上帝的恩典。藉著當天發生的事情,我們知道生命是多麼大的福氣和恩典!我們感覺到她在慢慢地離去;只是生命的盡頭在哪裡,只有我們的主知道。

接下來我們還去了兩次,總是大大地安慰了她。我們繼續為她禱告,求上帝賜她承受的力量,帶領她平安回天家。只是每次兒子去了,唱了歌,她的親人們就給兒子巧克力、餅乾之類的,我都不好意思了。

週五我有查經班,週六我想週末不要去打攪她了。主日崇拜後,我晚上很晚回來,很累。週一才拉住她女兒問:「妳母親怎麼樣了?」

她靜默無聲,然後強忍著淚水,說:「媽媽星期六早上已經去世了。」然後,她告訴我週三是追思禮拜,希望我能夠去參加。

最終,我沒有去帕普太太的葬禮,我不忍心看到她給人瞻仰的儀容,不再有那清澈的眸子。這個世界能夠讓我們不願面對的事情太多了。我在心裡默禱:「主啊,求接收她的靈魂,帶領她到那沒有痛苦,沒有眼淚的家。」

幾天後,我和兒子經過他們家樓下,正好他們在清理帕普太太的遺物,進進出出地搬運東西。這時,她的兩個女兒看到我們說:「你們進來拿點東西吧,好記得她。」

我們就進去了。客廳裡的裝飾櫃上,放了琳琅滿目的玻璃和瓷器,各式各樣的娃娃、裝飾品,東西很多,看得眼花撩亂。

我心裡想,很多很好看的東西,就拿一個有點收藏價值的吧!就在這時,我兒子也從左邊看到右邊,又看回來,然後他拿了一個小小的石膏像,是耶穌一家的小石雕,應該是注塑的,有些像是二手市場的東西,並不值錢。然後,兒子又伸手拿了一個塗著金色塗料的大手,那隻手裡還有馬利亞、聖嬰的圖像,看起來也是很便宜的東西。我就納悶了,雖然我知道男孩子不會拿洋娃娃,但是裡面很多上好陶瓷的貓貓狗狗,居然沒有吸引這個寵物迷。

好像他們也覺得不可思議,七歲的小孩怎麼不拿動物陶瓷呢?於是她們就塞了一個陶瓷小狗給他,說:「多拿幾個。」我看了看,好像僅有的兩個耶穌的塑像都在兒子手上,所以他也不拿了。於是我們謝過,走了。

上樓的時候,我還在沉思兒子的選擇,他看著手裡的東西,自言自語說:「現在真好,帕普老奶奶已經在天父的手裡了,她不再受病痛的折磨。」

我繼續思想,是啊,當孩子自己不以世界的標準選擇這個世界的時候,父母也是很詫異的。雖然我成天教導他,但是並沒有想到他可以行出來。我們成天說,主是多麼的寶貴!其實我們大多數人更多的是要主恩,而不是恩主。

孩子是很單純的,他選擇恩主,他的選擇震撼了我這樣的成年人,他那顆單純愛主的心是上帝所喜悅的。

幾天後,兒子跟我說:「我因撞車倒在地上的時候,以為自己已經死了。所以我閉上眼睛,等著見到天父了!結果呢,我還在這裡。」

我聽得眼淚湧出:「是啊,感謝天父把你留下給我,否則我就沒有兒子了!」

耶穌說:「你們若不回轉,變成小孩子的樣式,斷不得進天國。」(馬太福音十八3)

人生苦短,匆匆而過,活著的時候不得不想身後的事情。昨天講道的老姊妹說:「廣東話有一句:別人的事,頭頂過;自己的事,穿心過。」世事難測,誰又知道自己哪天會碰到甚麼事呢?願我們彼此擔當,與哀哭的人同哀哭,與喜樂的人同喜樂。

自己不能開心的時候,就親近上帝吧!因為耶和華靠近傷心的人。以賽亞書預言耶穌基督降生的時候曾說:「主耶和華的靈在我身上;因為耶和華用膏膏我,叫我傳好信息給謙卑的人,差遣我醫好傷心的人,報告被擄的得釋放,被囚的出監牢;報告耶和華的恩年,和我們上帝報仇的日子;安慰一切悲哀的人,賜華冠與錫安悲哀的人,代替灰塵;喜樂油代替悲哀;讚美衣代替憂傷之靈;使他們稱為『公義樹』,是耶和華所栽的,叫祂得榮耀。」(以賽亞書六十一1至3)




耶和華靠近傷心的人




原載《中信》月刊第608期(中國信徒佈道會)

Friday, December 7, 2012

恩典多奇異!

李順長

每星期一幾個墨西哥工人到我家來剪草,照顧庭院,這樣已經十年了。這星期我注意到三個工人中有一個換成新面孔,我問了工頭,他說原先那個辭職不幹了。我望著這個新來的年輕孩子,心中感慨良多。

別人去唸大學,他在烈日下剪草;別人在學技能,他得流汗養生。在資本主義社會,想往上攀爬經濟地位的梯子,就得花時間、金錢去拿大學學位,去考執照(比如房地產經濟人執照 )。可憐的孩子,一天十來個小時都被剪草機綁住了,沒時間去修學位、沒錢去考執照。

我就想起我的幸福──我父親沒唸小學,但清楚知道兒子讀出大學學位的重要性。所以他上田裡辛勤耕種,騰出我的時間去讀大學。他趕牛犁地,替我繳交學費,這就是恩典。我看著這墨西哥孩子,聯想到了我的父親。恩典就是,為愛的緣故,一個人為另一個人付出昂貴的代價,使他有機會追求幸福。

美國知名作家楊腓力對「恩典」特別有研究,他指出上帝的恩約的珍貴性:義的愛不義的、無罪的代替有罪的、至高的俯就卑微的。

上帝與人立約,立約雙方尊卑落差極大,但創造的上帝仍主動與被造的人立約,且這約與世上一切契約有一個最大不同點。一般契約若有一方毀約便終止效力,但上帝的恩約卻不因人毀約而終止這契約關係。這是天底下最大最美的「不平等條約」。而這約的內中意涵是上帝愛世人的強烈渴望。

恩典就是二次大戰犧牲了生命的百萬軍人,以流血換取了世界的自由和平。
恩典就是被棄的孤兒,在育幼院找到了覆煦的家。
恩典就是法官對罪犯說,給你一次自新的機會。
恩典就是父親對不肖子說,無論如何,你仍是我的兒子,我所有一切都是你的。

寫了十三卷聖經的保羅,使用下列強烈字眼來描述他對恩典的感受:「基督耶穌降世,為要拯救罪人。這話是可信的、是十分可佩服的。在罪人中我是個罪魁。」 (提前 1:15 ) 一個迫害基督徒的狂人,蛻變成捨生忘死的傳福音使徒,這確實是耶穌基督恩典的傑作。

近代聖徒中對「恩典」感受極深的人物,約翰牛頓(John Newton)可算是一個代表。一個酗酒、販賣黑奴,無惡不作的罪人,竟然被耶穌基督的恩典感召成一代名牧。當他回想一生的奇特轉折,約翰只能歸功於耶穌的救恩。從他的肺腑深處,寫下一首美麗的詩歌《奇異恩典》──

奇異恩典,何等甘甜,我罪已得赦免。
前我失喪,今被尋回,瞎眼今得看見。

正當聖誕佳節,我們就以數算道成肉身、死在十架上的奇異恩典,作為最好的聖誕禮物奉獻給主。





奇異恩典(不再有捆綁)




轉載自 飛揚雜誌 2012 年 12 月



Saturday, December 1, 2012

疾病“有時”

殷穎

         感謝讚美神的恩典,我現在要作一個見證;見證神對我的眷顧,與神對我祈禱的垂聽!因而想到智慧者在“傳道書”中所講的:“凡事都有定期,天下萬物都有定時”(傳道書3:1)的真理;讓我親身經歷神恩之後,體驗出“有時”的神奇。

  2012年九月廿六日是瑞華耆老同學為紀念王校長設立雕像落成典禮的日子,按我目前的健康狀況,應該難以出席,但此為一件十分重大的事工,我必須出席。最近我雙膝的關節炎十分嚴重,疼痛加劇,但仍然咬牙決定要去參加;另一方面我真正的顧慮,則是半年前有過輕度中風,這種情況難以預防,只有發病時才知道,發作時無論在何處,必須立刻躺下來,可應變的時間不會超過五秒鐘,隨後要臥床休息,不能工作。而以往發生時都在家中,未在馬路上,真是神的眷顧。但如在旅行中發生,則十分困難,我一再禱告求神保守,千萬不要發生在旅途中;如發生在大陸,便無法出席王校長的雕像揭幕典禮,如發生在台北,我大姐家已有兩個嚴重的病人,再多一個會給他們添亂;神真是聽禱告的神,我的雙腿雖疼痛,但敷以止痛貼布,注射針藥,扶着手杖,仍能成行。而神最大的保守,是我一路行來,皆未發生所擔心的頭暈現象。我於2012年十月十五日安返僑居地,但隔了一天,凌晨我到後院去掃落葉時,忽感頭暈,知此症又要發作,立刻手扶樓梯木柱,兩三步跨到近旁的一個椅子邊上,一頭栽下,天旋地轉,要十幾分鐘後才能停止,在暈眩中我不禁感謝神的恩典何等奇妙;剛剛回家,這種毛病才發生,如發生在旅途中,後果難以想像。這位又真又活的神,垂聽我的祈求,發病的時間點完全符合我卑微的祈求。

  或者有人要說:如神保守你,這種病症根本不會發生,豈不更好,更能證明神的大能;此種想法差矣;人的身體衰老,生病是自然現象,無人可免;保羅身上也有一根刺(一種病症),他三次求主醫治,神均未允許(哥林多後書12:7-8)。保羅自勉也以之勉人,他告誡我們:“我們不喪膽,外體雖然毀壞,內心卻一天新似一天,我們這至暫至輕的苦楚,要為我們成就極重無比,永遠的榮耀。”(哥林多後書4:16-17),人年老體衰,病痛無法避免,人不能向神妄求,生了疾病,難以痊癒,便對上帝發生怨懣的心,是錯誤的,凡事要感謝領受(帖撒羅尼迦前書5:18),其中便包括病痛。

  我這次發生輕度中風,並未危及性命,但發生的時間點,卻是一個大神蹟,因為剛剛符合我的祈求,足以證明神奇妙的恩典。哈利路亞!阿們!




聖哉 聖哉 聖哉



轉載自 翼報 2012.12